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Moree 的生活也由最初的不安和好奇转变为稳定,并且一心一意地扑在了工作上。

1998年的时候,电脑在澳洲已经相当普及,特别是各种规模的公司,基本上100%已经用上了电脑。农业领域也是一样,几乎每个农场主的办公室都有电脑,但能给他们使用的软件非常少。所以当时我们开发的农场管理软件很抢手,每个月举办的培训班根本供不应求。我们又在新南威尔士州的职业培训学院(TAFE)开设培训课程,使用软件的客户数量快速增长,我们也忙到天天加班。

当时的这款软件必须安装在电脑里,而且安装过程比较复杂,客户自己装不了。很多客户会用车把电脑拉到我们的办公室,然后我们做安装。但有些大客户,用户比较多,我们只能开车过去。比较远的农场要开车3、4个小时,我们早上早早去,晚上很晚才回来。农村地区晚上特别黑,路也窄,需要把车的大灯打开,冬天还可以,但夏天就比较麻烦,灯光吸引了成千上万的飞虫,高速行驶的车会把它们撞死,它们的尸体一层层堆积在车玻璃上,很黏,就像把肉馅涂在玻璃上,雨刷子根本洗不干净,很恶心,也不安全。但那时对工作的热情已经淹没了任何对不安全因素的考虑。

澳洲农民对学习新技术的渴望,让我感触颇深。有些用户实际上是第一次使用电脑而且年龄也比较大,你说把光标移上去,他会把鼠标整个提起来; 有些人手大指头粗,一个指头按到键盘上,会按出2个字母,简单的数据他们需要长时间才能完整输入。即使这样,他们仍旧孜孜不倦地学习。澳洲农民一直喜欢使用世界上最新的技术、最新的机械、最新的转基因种子,在农业科技界口碑很好。

澳洲1996就开始商业种植转基因棉花,2003年开始商业种植转基因油菜。转基因棉花籽和转基因油菜籽制成的食用油被广泛应用于食品和饲料,而且不用在商标上标注。《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法》允许企业进口转基因食品配料,这些食品配料包括:转基因黄豆、转基因玉米、转基因土豆、转基因大米和转基因甜菜。但新鲜的蔬菜水果不能有转基因成分。转基因农作物防旱、防病、防虫,营养价值高,我比较支持转基因种子的使用。Moree 是棉花种植基地,1996年就开始大规模种植转基因棉花,所以我们那款软件有专门的模块管理转基因农作物。

根据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报告,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健康影响的关注主要在三方面:过敏反应、基因转移和异型杂交。但现在还没有科学数据证明这些会发生。

好了,不说这些了,又跑题了。回到工作上。因为看到用户在培训中遇到的问题,在设计新版软件的时候我力主把界面简单化,让用户减少数据输入,系统增加运算并放在幕后,同时增加报表的数量,使软件不但能帮助用户管理,也能指导他们种植。我的想法得到老板Brian的支持,1999年的时候我被提拔为技术经理,管理整个技术部门。

在Moree 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流逝着,很多事情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有些记忆深刻。有一天出去买午餐,回办公室时有个白人妇女一直跟在后面,我也没在意,走了一段路她突然跟上来,然后指着一个旧的建筑物大声对我说:“你知道吗,这些都是我们的历史,你不属于这些历史,你为什么来这里?”,对于这样的事我早有心理准备,知道它迟早都要发生,我不会和她争吵,但气势上不能输。所以也大声对她说:“Enjoy Your History! I don’t care!” (享受你的历史吧!我不关心!)。我的声音很大,她愣了一下,悻悻地走开了。她的主要斗争对象应该是土著人,现在大街上骚扰我,可能是遇到不顺心的事了。

老板Brian的小儿子给我在Moree 的生活也增加了不少乐趣,下次继续写。